黑暗天使「張雪」 [1/8] – 941novel汤芳两腿分开全捰艺术修正版


我再次用那種要剝光人衣服的目光掃視她的身體,「我看你的身材不錯哦,身高,體重,三圍多少?」

張雪不好意思地低下頭,「身高176釐米,體重51公斤,三圍是86,58,85。」

「兩分鐘。」

張雪手忙腳亂地脫下襯衣和長褲,脫下自己的胸罩,拿起那個黑色的胸罩給自己戴上,可是戴上才發現,兩個罩杯的中間竟然分別開了個半公分大小的圓孔,自己的乳尖恰好從其中穿出,暴露在空氣中,而且胸罩的衣料似乎是有很好的伸縮性,兩個圓孔緊緊地裹住自己乳尖的根部,在那裡造成了輕微的痛感,但是那樣的痛感卻一點也不讓人討厭,反而讓自己有些興奮的感覺,有點像用手指夾住,看著鏡子裡的自己乳尖已經自動的挺立了起來。

「三分鐘。」

只剩兩分鐘沒時間再多想亂七八糟的了,自己無論如何也要完成這項任務,抱著這樣的決心,張雪脫下自己的內褲,換上那條黑色的丁字褲。丁字褲使用的是和胸罩同樣的彈性衣料,不過這條丁字褲的衣料也太節省了一點,用自己的內褲來改的話該可以做成三條了。簡單的說就是兩根帶子組成的,一條略寬的配著蕾絲花邊箍著腰間,另一根細細的遮掩著自己的股間,無論自己怎麼扯來扯去,總是有幾絲調皮的小草暴露在外面,張雪暗暗慶倖自己的毛髮不像陳水那麼茂盛,而且黑色的丁字褲掩蓋下不仔細看也看不真切。

「四分鐘。」

張雪匆匆套上長褲,再穿上襯衫。看看鏡子,發現自己的乳尖頂在襯衫上,透過襯衫可以清晰地看到乳尖圓圓的形狀,也許這就是那人要的效果吧,張雪咬咬牙,推開門裝出一臉媚笑地走了出去。

「五分鐘。」我擡起了看著手錶的頭,看著張雪走過來,眼裡射出貪誣的目光,讓張雪感覺自己彷佛是一頭走向惡狼的小羊。

「很好很好,」我嘴角微微地翹起來,笑著說道,「這套內衣是我們的最新出品,穿起來感覺如何?」

張雪強笑著說道,「感覺很舒服。」 我笑得更邪了,「乳頭的感覺怎麼樣?」

張雪的臉紅了起來,「有點痛痛的,不過感覺很舒服。」 我色迷迷的眼睛死死地盯著她胸前隆起的部分,「乳頭是不是硬了?」

我按下桌上的按鈕,旁邊的地板上緩緩升起一台攝像機對準張雪。「現在假設你在拍攝廣告,一邊跳舞一邊脫下你的外衣和長褲。」我再次環抱雙手,向後靠到椅背上,做出一副等待欣賞表演的姿勢。

張雪慢慢地扭動起來,眼睛注視著我噴射著色欲的眼睛。雙手順著自己扭動的身體慢慢向上,拽住了自己襯衫的領口,然後放開領口,慢慢向下接觸到自己的第一粒鈕扣。

張雪將脫下的襯衫扔到地上,意識到自己暴露的乳尖,張雪轉過身去用背對著我扭動身體。

隨著張雪的身體逐漸地露出,我不知不覺地慢慢坐直,「還有,你的長褲也要脫掉。」

張雪用背對著我,慢慢解開自己的皮帶,再鬆開褲扣,然後放開手,褲子隨著她的扭動,慢慢地掉落下去,將她的堅挺的臀,修長的腿,一寸一寸地袒露在我的視線中。終於褲子掉落到了她的腳踝,張雪伸出腳,往旁邊跨一步,讓自己的長褲留在那裡。

我彷佛要穿透張雪的眼睛直看到她的內心似地盯著她,張雪無奈地擺出坦然的樣子接受我的審視。

「現在擡起你的手,托起你的乳房。」

張雪照我說的用雙手輕輕托起自己的乳房,粉紅色的袒露乳尖驕傲地挺立著。「溫柔地撫摸她們,用你的大拇指圍繞著你的乳尖慢慢轉動。」要自己做這樣羞恥的動作?張雪猶豫地停了下來。 「照我說的做。」我厲聲說道。

張雪克制住自己急速的心跳,慢慢地伸出拇指,小心地接觸自己暴露著的乳尖,被胸罩緊箍著的乳尖變得異常敏感,輕輕的觸摸彷佛是一股電流貫穿了她整個的身體,讓她控制不住地輕輕地嗯了一聲。

我問道:「繼續,繞著她轉動,告訴我是什麼感覺?」 張雪的手指顫抖著照做,深刻的羞辱感彷佛更提升了身體的敏感,乳尖上傳來的感覺越來越強烈,讓她的全身都顫抖了起來,同時清楚地感覺到自己的隱秘之地濕潤了起來。

「告訴我,是什麼感覺?」 張雪呢喃著回答,「我,我也不知道,很舒服。」 「現在走到我這邊來。」

張雪微笑著緩緩朝我走去,她的雙手彷佛有自己的欲望似地繼續愛撫著腫脹的乳尖。

我看著這美麗的女人慢慢地走到自己的身前,放肆地欣賞著她美麗的臉龐,小巧堅挺的乳房,粉紅色挺立的乳尖,平坦的小腹,修長的雙腿,雙腿間偶爾露出的茸毛,驚訝地發現她的眼神中掩藏在媚笑和情欲下面還有著什麼,是------憎恨嗎?

「轉過去,背對著我」 張雪服從地轉過身體。

我的手輕輕地撫上她的背,清楚地看到手掌接觸到的每寸肌膚慢慢地泛起雞皮疙瘩,「你很緊張是嗎?有過性經驗嗎?」

張雪咬緊牙齒,克制自己想吐的感覺,「是,是,我沒有過。」

我的手慢慢地向下移動,「和男朋友也沒做過?你這麼漂亮,你男朋友能忍得住不碰你?」

張雪忍住眼淚說道,「他──他───,我們分手了。」 「用雙手撐住桌子,擡起屁股。」

張雪照我的話擡起屁股,發現不知不覺間我的手已經抓住了腰間的蕾絲花邊,正在緩緩地向下拉。

張雪驚慌了起來,抓住我的雙手,「求求你,不要這樣,不是說做模特的,不需要脫掉它的。」

我手一翻,抓住張雪的手腕,往上提到她的背後用一隻手捏住交錯的雙腕,輕笑著說道,「真的不要嗎?」

張雪努力嘗試用語言說服我,「真的不行,我,我還沒有準備好,多給我點時間好嗎?」

我嘻嘻地笑著,「還沒有準備好?我忘了告訴你這套內衣最主要的特點了,這種衣料加入了我們公司專門研製的一種纖維,只要碰到水,就會收縮,顏色變成透明的粉紅色,你看看你下面。」

張雪低下頭,驚訝地叫了起來,在她雙腿之間的那條布帶不知不覺間變得更細了,輕易地陷入了自己的肉縫,兩邊的花瓣已經袒露在空氣中,布帶陷入的部分變成了透明的粉色,緊緊地包著自己挺立著的花蕊,透過透明的布料,可以清晰地看到花蕊上不規則的凹凸,而那粉紅顏色的範圍正隨著自己身體裡不斷滲出的液體慢慢地擴大著。

我的右手繞過張雪的身體,握住她的乳房輕輕地愛撫著,另一隻手小心地牽動張雪股間的丁字褲,來回摩擦著她的肉縫。這套內衣最重要的一個特性,就是可以通過收縮性的衣料逐步加大對女人乳頭、陰核等敏感部位的壓力,成倍提升女人的性感度,再配合自己專家級的調情手法,真的是可以讓石女也動情的吧。

張雪努力忽略身體各個敏感部位傳來的快感電流,保持頭腦的最後一點清醒,不讓自己徹底陷入快感的沼澤。但是現在一隻手在自己的胸前,另一隻在自己的────下面,老天,好舒服,要崩潰了,自己的手為什麼不能動?被什麼綁在背後了,是繩子嗎?好像很細的樣子,自己用力的話應該可以掙斷,可是這樣自己的身份就暴露了,啊!他的手指拉開丁字褲,溫柔地撫摸著自己的花瓣。自己怎麼能感覺到快感,啊,真的好舒服,不,不要,東哥的手指開始觸摸自己最敏感的花蕊。

我欣賞旁邊攝像機拍攝下來的鏡頭,觀賞著隨著自己一個部分接一個部分侵犯張雪的身體,張雪臉上時而陶醉,時而抗拒,時而恐懼的變化表情,她的嘴巴輕聲地呻吟著,在呻吟的間歇偶爾地哀求,「不要,求求你,放開我。」

我拍拍張雪的臉頰,指指桌面。張雪無力地睜開眼睛,順著我手指的方向看過去,會議桌的上方不知道何時多了一個懸掛在空中的等離子顯示幕,那是張雪秘密花園的放大鏡頭,透明的丁字內褲的下檔被撥到旁邊,一隻大手肆虐地四處撫弄著,張雪的花瓣完全地綻放著,隨著大手的動作不時地抽搐,上面佈滿了白色的愛液,張雪猛地醒覺,顯示幕上的難道是自己的那裡?

張雪低頭看自己。驚訝地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已經坐到了東哥的大腿上,雙腿被分開放在兩邊的扶手上,而地上另一個攝像鏡頭正對著自己毫無防衛的股間。


我用手揪住張雪的頭髮,拉起她的頭強迫她面對著桌上的顯示幕,上面是不知被放大了多少倍的處女性器,浸透愛液差不多變得全透明了的丁字褲被拉到一邊,佈滿白色花蜜的蜜唇如花朵般地綻放著,中間粉紅色嫩肉顫抖著張開,彷佛正對我肆虐其上的手指發出進一步的邀請。配合著我的動作,張雪只能無力地呻吟著,失去神采的眼睛看著顯示幕上我的手指在日本美女鲍鱼15p自己最隱秘的地方肆意侵犯,看著它順著自己狹長的肉縫慢慢地由上而下,漸漸接近自己蜜壺的入口,羞恥的畫面讓張雪無法再看下去無奈地閉上眼睛。

下體傳來了異物插入的感覺,張雪明白是我的手指,我的舌頭輕輕地舔著她的耳背,喘息著在她耳邊說,「寶貝,我要你睜開眼睛看著顯示幕,看著我怎麼欺負你。」

張雪被羞辱的感覺壓過了身體上的快感,無力地靠到我的肩膀上,嘴巴裡呻吟著,「啊───啊───我、我───好舒服啊!!」

我笑在張雪耳邊說道,「叫你睜眼你不聽話,你說我該怎麼處罰你?」

張雪聽到我的話,猶豫地睜開一線看著顯示幕,我右手食指和中指的第一個指節已經沒入了自己的蜜壺,在那裡來回地旋轉著,它們來回的旋轉刮動入口的蜜肉傳來陣陣快感,讓自己的小嘴跟著我的節奏,不時地哀吟著。

我的左手抱起張雪分開的雙腿,舉得更高,張雪的臀部隨著向上擡起,股溝完全顯露在顯示幕中,放大的菊穴一道道環繞著的皺紋在顯示幕上看得清清楚楚,甚至張雪自己也沒有看得這麼清楚過,「既然你不說,那就由我來決定怎麼處罰你吧。」

張雪驚恐地瞪大眼睛看著顯示幕上我的手指如何地蹂躪著自己,看著我的食指和中指在自己的蜜壺入口來回地摩擦,試探著一點點地進入,直到接觸到自己處女的阻礙才滿意地停下來春暖花开行吧有你cc,在那裡轉動摩擦著,我的拇指按住自己充血挺起的陰核輕輕地轉動,每次轉動都製造出貫穿自己全身的快感電流,無名指看似無意地在自己的股間四處遊走著,上面沾滿了自己溢出的花蜜,不對,無名指在往下接近自己的菊穴,指尖慢慢地頂開,然後旋轉著想要進入它,「不要,那裡是───」張雪尖叫著扭動屁股,想要躲開我的手指。

「屁股再逃,想要我把你全身都綁起來嗎?」我冷冷地道。張雪停下屁股的扭動,只能努力夾緊臀部的肌肉阻止我的手指進入。

張雪的努力在我要進入的決心面前顯得如此的無力,早被花蜜充分潤滑了的手指緩緩而又堅定地進入她的菊穴,張雪瞪大眼睛看著我的無名指慢慢地沒入自己從未被人進入過的私密之地。先是指甲,然後第一個指節,奇怪的鼓脹感覺卻帶來說不出的刺激感覺,張雪心中充滿了被我任意玩弄的悲哀。

直到第二個指節我才停止了進入的動作,開始配合著前面的兩根手指緩緩地轉動著,兩個洞口同時傳來的奇怪感覺一直傳達到張雪大腦的深處。張雪敏感的身體再也無法忍受我如此殘忍的戲弄,張雪尖叫著挺起背,蜜壺中滾燙的花蜜噴射到我的手上,順著我的手慢慢滴下。

我停下手中動作,任由曼妙的身體在自己懷中上下顛動,小心地不讓自己的手指捅破張雪少女的象徵,盡情感受著處女蜜肉緊緊包圍住自己手指抽搐的動人感覺,想像著張雪能給自己帶來如何的美妙享受。終於張雪的顫抖漸漸平息下來,我從緊咬著的蜜壺中拔出沾滿新鮮花蜜的手指,張雪的臀隨著我的手指向下,彷佛不捨得我的離開。

「還想要嗎?那就給你咯。」我的手指伸上來,觸摸張雪美麗的紅唇。知道我的想法,張雪扭頭躲開我的手指。 我的左手扭住張雪的頭髮猛地用力,張雪痛得張口呼叫,我的三根手指順勢進入她的嘴巴,粗魯地用手指攪動她的舌頭。「寶貝,告訴我什麼味道?」

張雪的嘴被我的手指堵得牢牢的,驚恐地意識到其中的一根手指剛從自己的屁眼出來,拚命搖頭發出嗚嗚的抗議聲。

我哈哈笑著拿出手,往張雪潔白的臉上來回擦拭,擦乾淨上面不知是口水、愛液還是別的什麼的可疑液體。然後解開自己腰間的皮帶,用手微微擡起張雪坐著的屁股,將自己的褲子褪到膝間,裡面被壓迫到現在的大肉棒一跳而出,像受到吸引似地貼上了張雪雪白的臀肉。

張雪感覺到屁股上滾燙的堅硬肉棍,清楚地明白自己將要遭受的恥辱,閉上眼,淚水終於不受控制地流了下來。

我用雙手將張雪的臀部高高擡起,用大肉棒對準她的密處,看看旁邊攝像機中張雪扭曲的表情,發現她再次閉上了雙眼,陰陰一笑,移動臀部對準她的菊穴頂了上去。感覺到肉棒在菊穴口的研磨,張雪驚訝地睜大眼睛,看到我粗長的肉棒猙獰地頂在自己的菊穴口,慌張地請求,「不───不────不要,那───那裡───不是。」

我哈哈地笑著說道,「我不大有經驗啦,你最好小心看著指揮我的行動,不然走錯了地方可不能怪我哦。」

張雪心中暗暗詛咒,口中應道,「是,我───我───明白了,往───往───前面一點。」

我搬動張雪的身體,大肉棒齪苛地向前頂住了她的尿道,「是這裡了吧?」

張雪被我頂的一痛,「不───不是,再───再───後面一點。」

我的陽具在張雪的股間到處亂戳,「一會兒前面,一會兒後面,到底是哪里啊?」

剎那間明白了我是在故意戲弄自己,張雪抿緊嘴巴,又不敢閉上眼睛怕我真的進錯地方,忍著心中的羞辱微睜眼睛看著顯示幕。

我的28公分大肉棒早已經漲得讓我感覺到輕微的疼痛,不願再多浪費時間,對準目標慢慢地放下手中的臀部,充分濕潤的秘道被堅硬的肉棒輕鬆擠開。

張雪看著顯示幕中我閃閃發光的冠部慢慢地沒入自己的身體,清楚無誤地感覺那我堅硬而又滾燙的存在慢慢地侵入自己濕潤的秘道,心中明白自己清白的身軀將從此烙上永不消逝的屈辱印記,閉上眼睛放棄地靠在我身上。

我陰陰地笑著,張雪曼妙的身軀在自己懷裡輕微地顫抖著,自己的龜頭與她密處的粘膜緊密接觸,感受著處女濕潤的秘道緊緊包裹的美妙感覺,轉動手中的小巧屁股,讓自己在秘道內慢慢轉動,用頭部與她入口的嫩肉輕輕廝磨,同時歪頭看著無力地靠在自己身上的張雪,欣賞她皺起眉頭,小嘴微張想要抑止卻又忍不住輕聲呻吟的醉人表情。

張雪所有的感覺神經彷佛都集中到了自己的股間,我的粗大的陽具越來越深地進入自己的身體,但是卻並沒有引起劇烈的疼痛,滾燙的肉棒在自己的體內摩擦著,製造出陣陣的快感電流傳遍全身,讓自己要用全部的毅力才能忍住不大聲的呻吟出來,難道自己的理智竟不能控制自己身體的反應嗎?

我可不管她那麼多的想法,看著花蜜汩汩地順著自己的肉棒流下,知道該是將張雪就地正法的時候了,雙手一松同時屁股猛地向上擡起,隨著張雪的一聲慘叫,肉棒深深地貫入她的身體。

張雪雖然久經訓練,但是這種撕裂般的疼痛卻是任何的訓練都無法抵擋的,身體彷佛被一根燒紅的鐵棍直插到底,劇烈的疼痛讓她明白這東哥已讓自己跨過少女的時代,張雪的眼淚再次不可抑止地奔流而下。

我的肉棒繼續停留在張雪身體的深處,彷佛要延長張雪失貞的痛苦。然後我慢慢擡起張雪仍然顫抖著的身體,滿意地欣賞從張雪體內慢慢退出的肉棒上鮮紅的血跡,輕輕地擡放懷中的赤裸身體,刻意保持著只讓三分之一的肉棒快速地在張雪的蜜道中抽插。

疼痛慢慢隱退,快感漸漸上升,張雪感受著我的肉棒在體內的肆虐,奇怪著為什麼為什麼不再深入,只在淺處活動,毫未意識到自己的臀部漸漸開始向下用力迎接我的插入。

我感覺到懷中的身體慢慢鬆弛下來,張雪的呻吟越來越放肆,越來越帶著明顯的快樂,她的臀部也開始配合自己的動作生澀地蠕動起來,我再次鬆手大力上頂。感覺自己的身體被我完全地充滿,滾燙的肉棒重重地擊中自己蜜壺的底部,張雪再次尖叫起來,這一次尖叫中的痛苦已被更多的快感代替。這次我的肉棒更長時間的停留在張雪的體內,感受著從未有人進入過的秘徑緊緊地糾纏住自己,蠕動屁股輕輕研磨著張雪的花心,一陣陣仿如要讓人癱軟的舒服感覺,讓張雪的身體顫抖著發出陣陣醉人的呻吟。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